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台联映像 > 图片频道 > 图片频道

李玲虹:家国情怀风雨人生

时间:2018-10-15  来源:  作者:

李玲虹,第一代对台湾广播的台籍闽南语播音员,是中国妇女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央妇委会委员、北京市三胞妇女联谊会副会长、北京市三胞妇女联谊会名誉会长,她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对台广播事业和对台交流工作。

从20世纪50年代到80年代,凡是常听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广播闽南话节目的台湾同胞,几乎没有不知道李华女士的(又名李玲虹),她是新中国培养的第一代对台湾广播的台籍闽南语播音员。

李玲虹是北京市“三八红旗手”,1947年就成为台盟的老盟员,是从事近40年对台广播闽南话的优秀播音员,她浓浓的乡音跨越海峡传入台湾的千家万户……她用一生的时间,体现一种纯朴心愿,一种执着追求,一种奉献精神。

李玲虹出生在台湾彰化县一个传统的爱国家庭里,她的父母都是台湾本地人。父亲李伟光(应章)曾参加林献堂、蒋渭水组织文化抗日组织文化协会。1926年,父亲领导了的“台湾二林蔗农运动”,遭受镇压,被捕入狱。这一年,李玲虹出生了。

在李玲虹童年的记忆中,父亲的形象并不清晰。而在她童年的成长过程中,日警破门而入到家里随意搜查、母亲被日本警察局叫去传讯是常有的事情。1932年,释放出狱的父亲被迫离开故乡,家里靠母亲一人把五个兄弟姐妹拉扯长大。有母亲在,才有了这个家。

对于李玲虹而言,“爸爸去哪了?”是一句相当苦涩的问题。每当她问起这句话,她的母亲都会流着眼泪搂紧她说:“爸爸回不来。”但是母亲的坚强、贤惠、善良和能干深深的影响了少年的李玲虹。

1943年从台南长荣高等女子中学毕业后的李玲虹,带着稚气,带着理想,“那个时候,我对未来,有春天般的梦幻,有太多的向往和追求,最大希望就是要上大学。可父亲远离故乡,无法供给我升学费用,我只得回到老家二林母亲身边。”

1945年10月,台湾光复回归祖国,当时18岁的李玲虹也同所有的台胞乡亲一样,穿上最漂亮的衣服,欣喜地走上街头,庆祝台湾光复。令她未曾想到的是,大时代之下她的命运也将由此发生改变。父亲李伟光阔别故乡15年后回来了,与妻儿短暂团聚。

在探亲结束返回上海之前,妻子提出要他带走一个孩子,以减轻家里的负担。李玲虹说,“父母最终决定让父亲带我走,一方面是母亲知道我想上大学,便对父亲说先带我去上大学,另一方面是觉得我在几个孩子里比较懂事。”

1946年10月,刚满20岁的李玲虹满怀着憧憬的登上开往上海的轮船,第一次来到上海,这里的繁华与这个城市的人间冷暖,给李玲虹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父亲的医院是在霞飞路四明里,它跟南京路一样,说它繁华最繁华,说它嘈杂最嘈杂。摩登人群和衣衫褴褛的人群,拥挤在一条路上,显得格外不协调。”

李玲虹到了上海才知道父亲在1932年就已经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开设了伟光医院,李玲虹到上海后在医院帮忙照看门诊部,端茶倒水接待客人。

1947年,李玲虹加入了台湾民主自治同盟,同年9月,她遇见了蔡子民,蔡子民因为参与“二·二八”事件,遭到国民党当局通缉,已无法回台湾,于是来到了上海,拜访李玲虹的父亲。说起蔡子民,她脸上显出一抹淡淡的娇红。

两人年纪相仿,每日朝夕相处。白天的时候,李玲虹为蔡子民做上海话翻译,晚上,蔡子民则为李玲虹补习英语,为考大学做准备。两个年轻人的感情迅速生根发芽,长成一棵紧紧拢住李玲虹一生事业与生活的参天大树,两人于1950年喜结连理。

1949年,正值上海解放前夜,对于23岁的李玲虹来说,“解放”意味着:“台湾同胞不再当二等公民”、“台湾同胞从此出头天”了吗?”她心里涌起了无限激情,如果能当一名人民解放军该有多好!立刻剪掉了烫好的头发,脱掉花衣服跑去报名,顺利的被编入台湾干部训练班。

李玲虹回忆说:“台湾工作委员会主办的台湾广播第一次播音,他们正在找会讲闽南话的女播音员,恰好这时候我应征入伍了。”同年11月,她接到了华东局台湾工作委员会宣教科的调令,就这样,军龄仅3个月的李玲虹以“李华”的名字开始了她的对台广播生涯。

“对台广播工作开始的条件还是挺艰苦的,我们借用上海人民广播电台的一个播音间,呼号使用的是‘华东人民广播电台’。当时中央台的技术设备很简陋,用的还是钢丝录音机,新闻节目采用直播。尽管很多年之后有了磁带录音,但由于缺少录音间,一般节目只能一边直播一边录音。”

在海峡两岸尚处于隔绝状态的年代,亲人分隔海峡两岸不知彼此生死,在没法通信的时候,广播成了唯一能沟通人们信息的渠道。但在当时岛内白色恐怖笼罩时期,收听大陆广播是要冒着被国民党当局关监狱杀头的风险。尽管如此,仍有不少岛内乡亲冒险收听。

李玲虹和她的同伴们播出的从大陆向台湾亲人报平安的家信,成了大陆去台人员的福音。李玲虹和她的同伴们把大陆各省的报平安家信按每月的日期排好,从每月1日到30日,固定播出一个省份的平安信。

就是这些报平安家信,让对岸的台湾听众们激动不已。李玲虹和她的同事们用自己的微薄之力传递着人们的思乡之情,让台湾海峡隔不断人们的亲情。亲切的乡音吹散了许多家乡同胞心头的疑云,反响非常热烈,许多台湾听众一有机会到大陆,便会找她交流感情,表达心意。

没有人知道,李玲虹自己也是那思念家乡、思念亲人中的一位,妈妈与哥哥、姐姐和两个弟弟都仍在台湾。每逢佳节倍思亲,每到春节或中秋的时候,李玲虹对着麦克风的一句“亲爱的台湾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们”刚一出口,自己早已是先红了眼眶。

每当李玲虹走进播音室,面对着话筒摆开一页页讲稿播音的时候,那一句句发自肺腑的亲切声音,便越过百里波涛的台湾海峡,去叩开台湾乡亲们的心扉。她一直默默坚守在话筒前一丝不苟的工作,随着两岸关系从对峙到日趋缓和,她的坚持也渐渐得到了两岸听众的肯定。

1981年,李玲虹随丈夫蔡子民赴日在驻日使馆文化处工作。“在日本的四年多时光中,我和子民始终把胸前的‘中国’两字看的比任何东西都重,它无时无刻不在激励着我们把工作做好。李玲虹回忆说:“在文化处主要是从事对外宣传工作。”在日期间,为了使更多旅日台胞能更好地了解祖国,李玲虹每周定期把祖国邮寄的报刊资料发放给旅日台胞。

“有次,有位日本朋友把我使馆的电影招待票送给了一位台湾青年,当他了解大使馆中有一位台湾人的参赞,便来大使馆拜访。聊天中得知,这位青年的家常作为“民宿”接待从台湾到日本观光的岛内乡亲,我们就把大使馆中介绍祖国风光的录影带借给他,放给台湾的乡亲观看,从而了解祖国大陆的发展变化。”

回望过去的半个多世纪,李玲虹感叹:如今两岸空运直航、通邮、海上直航业已实现,每年数百万的岛内乡亲来祖国大陆观光、经商、求学,对比当年两岸同胞有了更多的了解和融合,这些都让他们这一代老对台工作者感到无比欣慰。

1987年,李玲虹离休后仍然闲不住,一颗为祖国奉献的心从未改变过,她担任台盟北京市委员会委员和北京市台联理事并兼双方的妇女委员会主任,一直尽职尽责,把平凡的小事和实现祖国统一的目标融化结合起来,认真努力的工作着。

1988年秋,李玲虹被推选为北京市三胞妇女联谊会副会长,为“三胞”姐妹服务,为祖国大陆统一大业铺路搭桥,添砖加瓦、她要将全部的精力献给挚爱的祖国,献给亲爱的同胞。

2014年的中秋夜,李玲虹得知百度网将用视频实时直播台湾的月亮从台北101大楼升起的视频,老人家早早就坐在沙发上等待着,多年后又看到故乡的圆月,满头白发的李玲虹眼里噙着激动的泪水,老人家静静地盯着画面,陷入了深思。

从1946年离开台湾到今天,整整70年没有看过故乡的中秋月。李玲虹感概地说:真是不算不知道,整整70年啊!这70年间,台湾海峡潮涨潮落,海峡两岸间有着多少悲欢离合,李玲虹从妙龄少女到白发苍苍的老人,将自己的一生奉献给了对台广播事业和两岸交流工作。

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湾广播主任播音员、中国妇女第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台湾民主自治同盟中央妇委会委员、北京市三胞妇女联谊会副会长、北京市三胞妇女联谊会名誉会长……这就是李玲虹——一个台湾妇女的人生历程。
友情链接
管理频道:联系我们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