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台胞之家 » 老故事 » 正文
故国花草有谁怜 ——台籍烈士林正亨的身后遗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6-11-02  作者:孙萌萌  浏览次数:1679
     QQ图片20161102103824
1944年,林正亨离家参加中国远征军之前,与妻儿的合影。自此以后,林正亨将他所有的爱包括自己的生命都赋予了他多难的国家

       林正亨的堂叔祖林献堂在客居日本时曾写下“异国江山堪小住,故国花草有谁怜”的诗句,这句诗用于描述革命烈士林正亨的子女在他牺牲后的飘零命运何其贴切。他牺牲时,长子不足8岁,幼女尚在襁褓。为了保存住丈夫的血脉,他的妻子沈毅(原名沈宝珠)带着孩子们辗转来到大陆,却不意与幼女小青分离三十余年。

1949年10月,看到这个时间节点,不少人会第一个想到新中国的成立。但是,这个时间对今年已74岁高龄的林为民来说,却有着另外一层深意:就是在1949年的10月,他与父亲永诀。

                                            高贵的品性与无比的光荣

时光倒回到近70年前,7岁的林义旻最后一次在监狱里见到父亲林正亨。他把儿子抱在自己的膝头,用妹妹带来的糖哄他。他对自己的未来已有了决志,并已为孩子们做好了最妥当的安排。“你们先跟大姑去香港,然后去北平找二姑。你爷爷的朋友叶剑英现在是北平市市长,他一定会照顾你们的。”他对刚刚懂事的儿子殷殷地叮嘱,孩子还懵懂无知,但他心里却明白,这将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两个孩子了。

直到现在,看到林正亨在陆军军官学校时候的照片人都会觉得他帅气得让人脸红。这个倜傥的青年是台湾著名世家雾峰林家的第八代传人。如果没有战争,或许他会以一个英俊的公子哥的身份度过他的一生。然而侵略者占据了他的家园,他的父亲林祖密将军是日据台湾时第一个放弃日本国籍恢复中国国籍的人,与蒋介石同期被授予国民革命军陆军少将军衔,关系甚笃。爱国尚武的家风影响着他,22岁,林正亨投笔从戎,考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毕业后驻扎于重庆。1944年,林正亨参加了著名的中国远征军,并在缅甸血拼至双手残疾。

这样一个出身望族、长相俊朗且富有军功的青年,当他身陷囹圄时,很多社会名流具名为他作保,却最终无法保住他的性命,没有别的原因,只因为他是共产党。

1949年,林正亨与妻子沈宝珠在家中被捕。蒋介石亲派亲信陈诚去审讯林正亨。陈诚拿出一封悔过书对林正亨说,只要他签下悔过书,即可马上免除死刑,但林正亨刚正地说:“我无过可悔。”

在给母亲的遗书中,林正亨写下这样的话:“我踏上父亲的道路——苦难与牺牲,这是崇高的品性和无比的光荣。所以妈妈你用不着悲伤,也不用为我担忧,生着要为责任艰苦牺牲奋斗,死是我们完成了责任。”

这一年,长子林义旻不足8岁,长女少萍只有4岁,幼女林青尚在襁褓。他们夫妻双双被捕,孩子们无人照料,沈宝珠依照丈夫的意愿,将儿子义旻与长女少萍送到香港,再由林正亨的妹妹双盼把孩子们送到大陆。

“幼妹小青那时候还没满周岁,妈妈没有奶,家里雇了一个奶妈来照顾她,没条件跟我们一块走,于是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孤身跟着姑妈来到了大陆。”林为民说。

                                                   林家最苦的人

1950年1月,林正亨被枪杀于台北马场町刑场。他的身后,留下32岁新寡的妻子和离散在两岸的3个孩子。

沈宝珠的天塌下来了。

在绝望中,她反复回忆着丈夫临终前的叮嘱:“不要再抱有任何幻想,我的骨头能埋在台湾就是幸福。你好好带孩子,去大陆找双盼。”这句嘱托,成为沈宝珠活下去的力量。她决定去大陆,守着自己的孩子们。

最让她放心不下的,就是幼女小青。孩子太小了,她已没有奶水,一路跟着她颠沛辗转,甚至如果中途有什么闪失自己被抓住,那孩子就活不成了。她曾经听丈夫说起,百万解放军已经集结在福建,一年之内,台湾就能解放。于是,沈宝珠变卖了家中的一切,换了两根金条,交给奶妈说:“你帮我照看好小青,一年之后,我回来接她。”

离别的最后一夜,沈宝珠怀抱着心爱的宝贝柔肠寸断。她反复思量,把小青的换洗衣服装进箱子再拿出来。只有不慈不悲的月亮知道,在这一夜,她一定把孩子的一生都已想尽。

凌晨时分,沈宝珠终于提起了箱子,独自一人离开了曾经充满着欢笑与家庭温馨的泉州街。经过一番辗转,她终于顺利见到心心念念的两个孩子,并改名沈毅,在台盟总部工作。

“我妈妈一直特别后悔,这一路虽然也费尽周折,但总算有惊无险。她总是跟我们说:‘当时要是把小青带着,也就带回来了。’”林为民说。然而人的遇合永远禁不起这样的假设,她没能把小青带在身边,而且这一别,就是30余年。在这30多年里,林为民记不起妈妈有多少次提到离散的妹妹,多少次心疼地担心她是否吃得饱、穿得暖,有多少次怀着最乐观的心情祈祷孩子能够快乐、幸福。

然而人生并不总如意,用林正亨的母亲郭玲瑜的话说:“小青是我们林家最苦的人了。”

在台湾,林青跟着奶妈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6岁那年,她在砍甘蔗时不甚被砍刀刺伤了左眼,因为没钱治疗,左眼很快失明了。那时两岸消息已经断绝,郭玲瑜听到这个消息心急如焚,写信给台湾的女儿林双祝,让她一定要把小青带回家中抚养。于是,林双祝夫妻花了300美元,从奶妈手里把林青买了回来。然而林双祝患有精神疾病,发病时无法照顾自己,更不能照顾孩子,8岁的林青早早地为姑姑当起了家。人生本该最快意的青年时期,林青没念大学,没有结婚,把姑姑生的6个孩子都培养成了大学生。

1970年,郭玲瑜从印尼前往日本,在途经台湾时,她特意去看望小青。她问她:“你想妈妈吗?我带你去找他们。”谁知小青回答:“我不想她,我恨她!她为什么只带哥哥姐姐走,留我在台湾受苦!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要生我!”

当郭玲瑜来到北京,将这番话转述给沈毅时,孩子痛苦的埋怨击垮了这个坚韧的女人。她流着泪说:“若不把这些原因告诉她,我死不瞑目。”

                                          “隔着河水看她一眼也好”

1980年,林家苦等许久的赴港探亲许可终于获批,沈毅立刻收拾行李与儿子林为民一起前往香港,借住在妹妹沈宝金家中等待女儿从台湾赴港。香港气候潮湿,加上妹妹家中面积狭小,沈毅严重的哮喘病发作了。她夜夜不得眠,只能在椅子上枯坐到天明。

既是这样,她也咬紧牙关,在香港苦等了4个月。

当时的林青,在台湾一所小学做教员,由于属于“公教人员”,离岛手续极为繁琐,等她办好手续兴冲冲地飞到香港,姨妈告诉她,妈妈和哥哥才刚走了不到一个礼拜。林青打电话回北京,哭着对哥哥说:“你们一定要赶快来香港见我!”女儿的哭泣再度揉碎了已经花甲之年的沈毅的柔肠。他们再度到公安机关申请赴港,却被告知需要重新排队,获批遥遥无期。

“因为当时申请赴港会亲的人太多了,大家都在等,有些人等了三年都没批下来。”林为民说,“妈妈日夜思念小青,简直一刻也等不了了。她跟我说,要不然我们去深圳,哪怕隔着铁丝网见上她一面也好,甚至,哪怕站在深圳河的桥头,隔着河水看她一眼也好。但是我跑去问,人家说深圳跟香港的口岸隔得很远,根本没有铁丝网,而深圳桥的桥头,也根本看不见对岸。”

面对母亲的焦急,林为民急中生智,叫母亲和妹妹各自录一盘录音带,把自己的境况诉说一番,也好暂解母女二人的相思之苦。很快,林青录制的录音带寄到了北京。

“这盘录音带只有30分钟,但小青录了整整8小时。她边录边哭,妈妈听完无比自责,后悔是自己一念之差,让孩子孤身在台湾受了这么多苦。于是,她整个人都崩溃了,躺在床上也不起床,也不吃饭。我只能伏在她耳边反复对她说:‘妈妈,你要起来,你要有好的身体。不然,你就永远见不到小青了。’”

要活着,一定要活着,再见到襁褓中离散的女儿。这几乎是沈毅支撑着爬起来的唯一信念。她振作精神,每天跟孩子们出去锻炼,终于等到1982年,赴港申请再度获批,母女相见的那一天。

                                         “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

不知今天当时在启德机场目睹这一幕的众多乘客中,还有几人记得1982年7月的那天清早沈毅与女儿林青相见的画面。至少在当时,这些路人中有不少被母女二人相拥痛哭的悲声吓住,不停地询问出了什么事。这一天,是在台湾吃尽了苦,历经埋怨、等待,最终还是深深爱着母亲的林青再见到母亲的日子。自己离开台湾时,孩子还是拥有娇嫩肌肤、柔软手脚的小小婴孩,如今,沧桑和艰辛已经刻在她脸上的纹路中,织进她手上的厚茧里。沈毅紧紧搂着女儿,似乎生怕一松手,女儿就又不见了。

两人几天几夜搂在一起,沈毅将自己如何筹谋,为女儿所考虑的点点滴滴都殷殷地讲给小青。小青不但了解了当时的状况,更了解了自己的父亲与家族的荣耀。原来,从小竟然从没有人告诉过她,自己的父亲,为民族曾经贡献了一切的父亲,竟是死在国民党的枪下。

沈毅对女儿说:“小青,妈妈无论如何要带你走。我要带你回北京,前半生欠你的,我要全都补偿给你。”林青何尝不想与妈妈一起,但她身后还有抚养她长大如今年事已高的姑姑和姑父,有6个名分上是姐弟,情状如同母子的弟弟妹妹。思虑再三,林青流着眼泪跟妈妈说,她决定回台湾。

1984年,林青又到香港见到了妈妈和姐姐,1989年,她也与姑姑一道前来北京看望母亲。这是母亲重聚之后,仅有的三次见面。

1989年12月5日,沈毅病逝于北京协和医院。

“妈妈病逝,我们马上打电话给小青报丧,小青在一个礼拜之内就办好了一切手续,飞到北京,跪在妈妈的灵台前哭了一个多小时。她说:‘妈妈呀,我找了您半辈子才找到您,刚见了两三次面您就不在了。不知我们什么时候才能再见面!’”讲述这段故事时,林为民没有任何形容,或许也不需要任何形容,所有的人一联想到那个画面,都忍不住眼眶一热。

“但是,妈妈还算是幸运的,虽然经历了三十年的苦苦等待,三十年的苦苦煎熬,但毕竟还是在临终前见到了小青,重温了亲情。海峡两岸人为藩篱,有过多少没有结局的生死别离呢!”林为民说,“所以,作为台胞,作为曾经亲历过骨肉分离的人,我们最期待的,莫过于两岸统一的那一天。”

管理频道:  联系我们
北京市台湾同胞联谊会 Copyright © 2011-2012 BjTL 北京台联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37982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00582
北京台联
官方微信公众号
安卓APP
IOS APP